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总是有人说,蓝田和小花不能在一起是因为他们的世界相差太远,蓝田不能理解小花,也没法和他并肩战斗。可是我一直觉得,没有人能像蓝田一样懂得徐知着,甚至徐知着自己也做不到。
   原文里有四处蓝田最震撼我的地方,蓝田强势又无解的宣告着,即使他没经历过小花曾经硝烟弥漫的世界,也不曾陪伴他登上巅峰又骤然跌落,即使他不是小花的战友,他们的相遇是那样的迟,他也依旧是小花灵魂深处的倒影,是最能理解他的人。






––––“我们这辈子,总会遇到一些纯粹的烂事。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那类的屁话,但活着就得面对这些东西,要直视它,不害怕,不回避……想方设法地绕过去,或者超越它。所以我一直不能理解陆臻,他走了最难的路。”蓝田换了一支细笔,蘸枯墨,钩画鹰的爪牙,墨汁凝重,现出一抹微微泛蓝的幽光。
  “来。”蓝田把笔杆放进徐知着手里,引着他的手过去点画鹰眼,笔尖微旋,苍鹰悬于纸上。
  徐知着指尖发抖,心潮起伏,却说不出一句话。
  蓝田自嘲的一笑:“都说书画不分家,但我画画实在是很烂,梅兰竹菊青绿山水没有一样能见人,也就这个勉强还能看,送给你,一点心意。”
  徐知着不自觉抬头看过去,在极近的距离与蓝田对视,右手还握在他掌心,这几乎是一个拥抱的姿势,鼻息交错,几乎碰到一起。过了好一会儿,徐知着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微微错身想退,蓝田已经探身过来拥住他。
  “这世界很大,天地很广,总有属于你的战场。”蓝田将唇贴到徐知着耳边:“我祝你武运昌隆。”
  蓝田微微收紧了手臂,被拥在怀里的身体火热而强健,即使隔着两层布料也能感觉到肌肉的纹理与力度。
  许久,蓝田听到一声略带哽咽地谢谢。

                      ––––《一生的故事–孔雀》第九章

彼时的徐知着刚刚失去了他的战场。

无可避免的,他就像走进了死胡同,觉得他正经历的一切都是尽头,都是结局,都是失去,都是曾经。他的战场已经瓦解,他的武途到了终点。

这时蓝田把他从死胡同狠狠揪出来,点醒他,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属于你的精彩还在未来。为什么要沉浸在对过去的缅怀中?那不是你人生的全部,那些经历只是为你踏上征途做的准备,你可没时间伤春悲秋,赶紧站起来出发啊!这世界很大,天地很广,你的战场在远方等待你,快上路吧,我祝你武运昌隆。

这四个字是支撑徐知着重新站起来的源动力,在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在小心翼翼地呵护他那层消极抵抗的保护膜时,蓝田用相当积极强大的力量把他解救出来。还记得曾经那个不知疲倦奋发上进的徐知着吗?这种积极的力量他已经丧失很久很久了。是蓝田帮他开始重新找回自己。




–––– “人活着总是身不由已。”徐知着叹气。
  “这是借口。”蓝田淡然道:“从来就没有什么叫身不由已,只有得失利弊,与值不值得。只有你愿不愿意去把握自己的命运。”
  “但那不一定。”徐知着蓦然有些怒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你不会懂的,有些时候你没得选择。”
  “不,不是这样的。”蓝田转过脸去,专注地凝视徐知着的双眼:“如果你是指那件事,我从陆臻那里了解过当时的情况。我得说,我很钦佩你。因为你在那么残酷的现实面前,在人类自私的欲望面前,顽强地把握了自己命运。你不是没得选择,你只是太过坚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徐知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被阳光刺痛了双眼。
  “我为你骄傲,亲爱的。”蓝田吻了吻徐知着额角,顺势揽过他的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做这样的选择,但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理由。所以……别再抱怨命运了,好吗?命运就是个婊子,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顽强!”

               ––––《一生的故事–孔雀》第五十一章

看到这段的时候我真的为蓝田感到不可思议。面对那件事,不只是我,徐知着自己给自己的解释都是他没得选择,他身不由己,他只是没有办法。可是蓝田却一眼看穿了他掩藏在本能下面他自己都不承认的奉献和坚持。然后他说,我为你骄傲,亲爱的。

这段话让我觉得,蓝田比小花自己更懂他。

在很久以后,徐知着又一次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的时候,他依然懵懂的把这无解的选择归咎于命运的捉弄,然而蓝田却因为太懂他的选择而显得宽容。蓝田懂得,维护心底的正义是徐知着永恒的命运,他也懂得,徐知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割舍掉他们的爱情去保持坚定。于是他选择尊重,选择成全,选择尽力让徐知着的决定变得容易一些,而这些选择让他付出了和徐知着相同的代价。



 ––––“嗯。”蓝田点头,看着电梯面板上跳跃的数字,忽然笑了:“其实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必问我的意见,宝贝。因为……我其实也不懂你在做什么,不知道你的选择是对是错。那是你的世界,我相信你的判断。”
  徐知着本来就觉得没脸见人,一直站在蓝田身后,听了这话一时情难自已,双手扣到蓝田腰上,紧紧地把人扣到了怀里。
  电梯门轻轻开了,又轻轻合拢,悬在半空中。
  谁都没有动。
  蓝田修长的手指覆上徐知着的手背,半仰起头,靠在徐知着身上:“我最近总是做一个梦,我梦到我们走在街上,忽然……就打起来了。你把我推到墙角,让我躲着不要动。我很努力地把自己藏起来,然后我看着你走出去。可是很奇怪的,我发现……我能看到你的视野,我的身体好像包裹在你外面,我能感觉到你在跑,你撞倒了桌子,我看到它们靠过来,砸到我,我感觉很疼。”
  “哥?”徐知着茫然无措。
  蓝田安抚式的拍了拍徐知着的手背:“我醒过来很奇怪,为什么我从来没梦到过子弹啊,或者别的什么,更像样的东西。后来,我想……那大概是因为,那都是我没经历过的。我不知道,所以连做梦都梦不出来。”。
  “你被子弹打中过吗?”蓝田看着电梯门上映出的模糊人影,影影绰绰的轮廓,有如梦境。
  “被擦到过。”
  “疼吗?”
  “不疼,还好。”
  “亲爱的,虽然有点不够格,但,我算不算……也陪你出生入死过?”
“算!当然!”

     ––––《一生的故事–鹰鹫》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想即使强大和自信如蓝田,在面对此时的徐知着,也难免产生自己跟不上他步伐的自我怀疑,和自己不能和他并肩作战的遗憾。如果说这段感情对蓝田产生了什么负面影响,大概就是让他的内里开始动摇。一个不自信的蓝田,一个会怀疑自己的蓝田,一个开始设想一种虚无缥缈的平行人生的蓝田,已经不是蓝田了。这样的蓝田让旁人看着都心酸,也难怪徐知着怕,怕他再消耗下去会把蓝田消耗干净。

但蓝田没有怕,他依然斗志昂扬的向命运挑战,命运给了他一个在云端的恋人,他也不打算只是仰望,他也尽全力跟上他的步伐。中毒,车祸,实验室被盗,蓝田的战场同徐知着的一样险恶,蓝田的英勇也不输任何一个战士。别忘了他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谁说偏要与子同袍才算并肩作战过,蓝田和徐知着各自奋斗在平行战场上,徐知着守护着他的坚持,蓝田守护着他的爱情。

 ––––“我宁愿你针对我。”蓝田忽然沉下脸,肃然的神情让他莫名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严:“我宁愿你认为我手无缚鸡之力,软弱无能,即使有这么多人围着保护我,也可能会出问题。也不希望你质疑他的工作。”
  蓝田在眼角的余光中瞥到李爱之不赞同的眼神,心中忍了一忍,终究还是忍不住:“徐知着先生……是一位英雄。他的工作很重要,理应被尊重。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缘故,让他在背后……被人做负面的评说。”

       ––––《一生的故事–鹰鹫》第一百四十七章

我真得特别特别庆幸徐知着最终听到了蓝田的这句话。当看到这段的时候,我甚至无法自抑的替徐知着感到幸福。徐知着是一位英雄,但他的奉献却一直不被人知晓。即使在麒麟,即使是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他的野心他的圆滑他的功利都始终占据他印象的主流。他的上进他的优秀他傲人的成绩,只换来严正毫不犹豫的抛弃和一句这小子真是哪都比不上夏明朗。他用他的一切换来的麒麟未来,在方进心里也只是没想到最后是小花把事扛下来了。没想到。似乎人人做这种选择都正常,但小花就出人意料了。没人能想到徐知着内心有着这样的坚持。他一生的努力,都是在寻求一个认可,寻求一个不会被替代的位置。可是夏明朗似乎有意刁难,方进说你在我背后我不习惯。

没人认可他,没人嘉奖他,这是一个没有勋章的落寞英雄。

所以当蓝田说出这句话时,我真的可以想象徐知着是被怎样一种幸福击中。他的所有付出和坚持,一生中锲而不舍的追求,求而不得的认可,难以言说的信仰,都在这一刻得到了成全。他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在于此,而被蓝田,这个本来最不应该懂他的人,完美无缺的实现了。
徐知着原本以为自己抛弃了所有,准备孤注一掷的面对未知的命运,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忽然发现背后的悬崖变成坚实的平地,身上穿着蓝田为他系好的盔甲,手中的武器无比锋利,这是一种怎样强大的动力?
原来我再也不孤独,原来我也拥有过。这种欣喜,让我笑着泪流满面。




徐知着一生都在和命运抗争,命运似乎对他一直非常苛待。可我相信徐知着永远都会感谢命运,因为命运至少让他遇到了蓝田。蓝田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教他重新站起来,在他最迷茫的时候点醒他内心深处自己都不知道的坚持,在他最两难的时候奋不顾身的为他们的爱情战斗,在他最无望的时候放手成全他的坚持,在他最孤独的时候给他人生中最渴求的认可。从前徐知着的生命里只有残缺,是蓝田给了他一个圆满。

即使到最后一刻,他们的爱情也不曾黯淡一分一毫。这两个成熟的男人用尽全力维护他们之间的爱情,这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

这是我见过最美的爱情。

评论(1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