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在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辞海一样厚的书,精装硬皮,名字叫《左战军的传奇人生》。我想军哥都有人为他出书立传,那我们小花怎么会没有姓名。

于是这一晚上我就在一页一页翻这本厚书中度过。书里面详细讲述了和军哥有渊源的人和事,文字图片一应俱全。

我找了一晚,也没有找到关于徐知着的只言片语。一个字也没有。

徐知着这个名字就这样销声匿迹,英雄的传说消失在缅甸的丛林,虎爪松开了喉咙,是乌合之众的狂欢。

而英雄的勋章不在传说里,不在书本里,不在陈列室,而是撒在了长江里,随风而去。

幸好,它还在一个人的心里。以另一种形式,存活,生长。

欣欣向荣。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