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其实现实一点,我也觉得拍出来的电视剧让羽然黑发会更好看。

我不知是不是我太固执,但是我总认为,淡金色的卷发和深红的瞳孔是姬野经年的梦境。

如果那个陪他走过南淮大街小巷的女孩,那个在夜空下绽开双翅带他飞过山岭的女孩,那个第一个主动握他的手的女孩,没有淡金色的发梢微卷,一跳一跳;也没有深红色的瞳孔,宛如宝石,那姬野在梦中再见她时,该是何等的陌生啊。

我一直认为江南是在以写历史的态度写缥缈录。史官代代,下笔如刻金铁;成书成册,则是盖棺定论,不容修改。这是江南自己在书中传达的史学观念,你是否已经忘了。

我理解你为什么要更改九州设定。你所修改的地方一定是当初为了大家的共识而妥协了自己意愿的地方。如今你成功摆脱旧时的枷锁,春风得意,第一件事就是要讨回曾经的委曲求全,把九州设定彻彻底底打上自己的烙印。

但是何必呢。

姬野也从未否认过自己的过去,野心也好,背叛也罢。偷花跳板打枣子的友谊,还是再也不要追随在别人马后的可憎誓言,都坦坦荡荡的流传于青史。

成王之路从不干净,但真的勇士从不急于洗刷身后的斑斑血迹,而是坦然示之于众人,那就是我的成王之路,我有胆量走过,如何?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