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关于删号

从我第一次发现一个非常喜欢的作者突然删号消失后的如同当头一棒,到刚刚看到又一位追了很久的作者没有任何征兆的删号后的心如止水,这中间的心路历程就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心累。

从原则上来讲,一个人可以对他的账号进行任何处理,删文,删号,更新,消失,都是他的自由,我也承认这一点。

但是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感情又是时间上连续可导的。原则只是我们日常行事的底线,而不是标准。

文学创作,特别是同人文学创作,被很多人说成是用爱发电。用爱发电不易,但也不代表发了电就是大爷,不用遵循作者与读者之间的隐形契约,不用信守你曾经激情发电时许下的承诺。

当初发表文章的时候,想必所有作者都是怀着热忱和希冀以及必将坚持的心情来发布的,也必然都怀揣着希望更多人都来观看和欣赏文章的愿望,所以才会把文章发布在公共平台上,才会打上tag,才会渴望看到评论。

当读者应邀而来,并陷入了这个故事时,读者是付出了感情在里面的。作者写了一篇文章,那这篇文章只和作者一个人有关。但是作者在公共平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那这篇文章就和每一个看过这篇文章的读者都有关。一个作者,曾经期盼过读者,渴望过读者,需要过读者,就不能在半路上再把读者一脚踢开,说我的文章我做主。

你的文章你可以做主,是对情节的把握,对人物的设定,对文章的内容,整个创作方面你都可以做主。不代表你可以做主说删就删,说发就发。

这也不是钱的问题。一个作者,选择了在一个免费平台发表文章,就代表这个作者接受了这个平台的规则。如果作者想通过文字获利,大可以发布在付费平台,自有读者付费后阅读。无论是付费和免费,都是一个在线平台的既定规则,都是这个作者在一开始发布文章时认可的规则。那么读者是遵循了这个规则后阅读的文章,没有必要因此就享受不了应有的权利。免费阅读文章的读者并不低人一等,因为这是作者本人认可的。你不可以,在免费平台发布,吸引了一部分读者,中途突然变脸,说本来就不挣钱,我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免费,不代表你不需要遵守一个作者该有的职业道德,不代表你不需要信守你的承诺。

如果不是作者把文章发表,那读者是不会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的。是作者把读者带入了这个故事,读者的投入和付出感情至少在最开始是作者喜闻乐见的。作者没有责任必须写出一个读者喜欢的故事,但至少作者有责任给读者展现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是作者和读者之间的隐形契约。

因为网络的发达,我们不再用报纸连载,很少还直接购买出版的小说。支撑网络连载长篇小说的是读者的信任。读者信任你,才会跟着你的写作进度来阅读,而不是直接看有了结局的故事。可是读者的信任随着不负责任的作者的存在变得越来越稀少。有哪些作者会在一开始连载的时候就说,本人向来不负责任,本文十有八九会坑,请慎重。那我一定连看都不会看。更多的作者会信誓旦旦的讲自己的设想,自己的雄心壮志,甚至我见了太多删号跑路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说一定不会坑的作者。正是这种破坏规则的作者太多,才让读者不敢跳坑,不敢投入太多感情。

不说这些让我心累的新作者,就说江南。我至今爱缥缈录,爱九州世界,我也依然期待着这篇文章迎来结局的那一天。但是我对江南本人作为一个作者在职业道德上真的颇有微词,我坚持认为他存在愧对读者信任的问题,我坚持认为他挖坑不填是作为作者一个非常值得羞耻的事情。我也无法体谅,不想体谅这些作者找的各种借口。

任何一个行业,都是金字塔结构。风光的顶层都是由底层支撑起来的。作家这一行当也一样,若是想福布斯排行上的作家能有千万版权费,那就要有百万个在网上免费写文章靠着热血创作的或写得好或写得烂的无名写手。所有人发家都是一样的套路,在报纸的边边角角写专栏,在无人问津的论坛连载小说,有的人写了累计几百万字后的一天突然时来运转,从此走上作家的行业,但更多的是此路不通。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自己就会终身从事写作这一职业。但是从你发表的第一个字开始,你就要遵循作者的职业道德,不管你身为一个作者有没有收入。如果不负责任的作者越来越多,这个行当就会从底层烂掉,那又何来顶层的光鲜。

我真的受够了陷入一个又一个无疾而终的故事。我的感情不是说放就放说收就收的,现在我的无可奈何我的心累都不是我造成的,是你曾经邀请我阅读你的故事进入你的故事感受你的故事,然后在我如你所愿那样付出了感情以后你又突然收回。这样你也可以说作者对读者没有责任?

无论是不是免费阅读的文章,作者都应该履行他的那部分责任,把文章写完。这是一个作者起码的职业道德,是任何一个在公共平台发表文章的,可以被称为作者的人应该遵守的规则。

我不会体谅作者不负责任的小心情小理由,(不可抗力除外,人生有许多未知。) 我只希望这种不负责任的作者越来越少。我永远欣赏那些能把一件事做完整的人,热情可能会消退,但完成一篇文章,是作者的责任。

文章写的怎么样都可以练,但是一定要有责任心。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