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白月光梗真的是唯一一个让我见一次炸一次的点

我欣赏爱情的各种形式,专一深情和万花丛中过我都爱。

但唯一的原则是真诚,无情对无情,真心对真心。双方信息透明,或者彼此心知肚明地逢场作戏,或者心照不宣地各取所需,再或者都认认真真地谈感情。

我一定程度上也理解曾经沧海难为水,最爱的永远只有一次;也明白世事难料,不是所有真爱都能修成正果,失之交臂比长相厮守更为常见。

但是这不是你用半瓶不满的感情去应付别人满腔爱意的理由。

如果你肯为白月光坚守自己,宁缺毋滥;或者破除现实的壁垒,死追到底;再或者哪怕和每一位新来的伴侣讲清楚我没那么喜欢你,去留随你心意。我都敬你是条汉子。

最可恨的就是一边打着谈恋爱的旗号妥协于自己的欲望,一边在心里清醒地把对方和白月光做了比较,再暗自唾弃。

也许这个人的确不够好,不足以和白月光比较,但这不是他的原罪。因为如果不是你,他本不需要和别人比较。

如果他不是被蒙在鼓里,被你有心地欺骗,他本可以收获一份对等的爱情。也许他的另一半不及你,但什么也比不过百分之百的真心。

你和你的白月光有多么相爱多么相配,你们的分别有多么无奈多么残酷,这都是你们自己的事。这不是你拖另一个人下水,糟蹋另一个人真心的理由。

没有人活该被如此糟蹋。

所以我看了那么多渣攻,独独对俞风城意难平。

你要是能不顾血缘和性向追你小舅到底,要是能眼里心里身边都只有你一个小舅,再不济要是能承认你的确喜欢过他,只是在小白出现后你变心了,你都是个男人。

你没有。你为了发泄自己的欲望仗着武力把小白掰弯,瞧不起他羞辱他甚至都不屑把他拿来和霍乔比较,后来你其实动心了,你爱上小白了,你吃醋你占有欲强你做尽了超越炮友实为情侣的事,你亲口承认了你们是在谈恋爱。

即使是这样,你还是逃避去厘清你对小白的感情,你不肯让自己想清楚这份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欢,你不敢相信原来除了白月光你还会爱上其他人,你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小白是那团烂泥,不配和霍乔比较。

可是如果不是你,他根本不需要和霍乔比较。他是烂泥扶不上墙,可是不被扔在部*#*队那个环境里,他的烂泥扶不上墙本不是大错,他命好会投胎,做个快乐的小二逼也不失为一种幸福。他不去雪豹留在三连,也仍然是个像样的好兵,本就惹人喜爱的天性加上被规整后有了出息,无论男女他都会找到一个值得真心相待的人。

他无论是好是孬,都没有原罪,他留错在不该勉强地去爱你。

如果他不爱你,他就不会尝到,一捧心血凉透在雪山上的滋味。

我不是那么喜欢白月光被打脸,恍然发现自己的真爱原来另有其人的桥段,我也不觉得痛快。如果俞风城能和霍乔在一起,我真的一百个祝福;追不到也不要放弃,死磕在那棵树上。

总之别来糟蹋小白。

想想戚先生。也是曾经沧海,但他连努力的可能都渺渺,心里那个人十年未见,更有可能一生都不见,对方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戚先生那么优秀,想要什么样的感情他都能得到。但他没有。他不将就,也不糟蹋别人的感情,所以当他和他的白月光重逢以后,他能将一份纯净的,未经打折的感情全然奉上,这种重逢该有多么美好。

人与人之间相处,真诚永远是最珍贵的品质。爱也好,不爱也罢,都不是错,错的是你只愿交出五十分,却惦记着别人的一百分,然后欺骗。






但是我可能是精神分裂吧,俞风城是我最爱的攻也是我最想骂死的攻,看别人骂他骂不到点子上我气,看别人夸他我更气。鱼白也是我最爱的cp,但我既想看他们永远在一起,拆起他们来也毫无压力。大概还是因为他们俩太般配了,站在一起就是天生一对,让我打破了渣攻带着白月光快滚的原则。他们的爱情也太刻骨铭心了,让我一个看客这么久了还是意难平。

白月光梗虽然让我炸但也不是雷点,毕竟酸爽,在我需要放飞泪腺的时候经常瞅一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