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四时平安 福多顺意

我他妈一定要说一句。

姬野比阿苏勒矮那么多。

太符合原著了。太满足观众的期待了。

尘野大军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

今天早上隔着微信给男票最后整理签证材料,顺便讨论了行程计划,去纽约还是去休斯顿,要不要去看NBA。

说来美国看我也说了大半年了,今天才终于有了他很快就会出现的真实感。这一天心脏都跳得特别快,无心学习无心上网,不想干任何事。

我对美国最大的执念就是这里,今天终于来了

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真的可以等到这一天。

我甚至都不敢偷偷幻想,要是这一天真的来了,我会是怎样的心情。

大概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这句话是她用了好久的签名,我一直坚信。

你现在可能不信,事情一定会朝好的方向发展。

我信,我真的信。

我不信上帝,也不信命运,但兜兜转转过了十年,我又遇到你,我就什么都信了。

戚时安,沈多意,我期待着我们相遇的那天。

不知道为什么,江南的书我永远都站死bg西皮,姬野和羽然,恺撒和诺诺,并且不管野尘恺楚楚路恺路有多火,我也实力拒绝这些bl西皮,一点yy的兴趣都没有。

可能还是因为我太爱江南的女主角。哪怕无论羽然还是诺诺都被各种嫌弃不讨人喜欢,我也依然深爱她们。其实不好说我深爱的是这个角色,因为江南对他的女主角都塑造的很平面化(其实最大的可能是还没来得及塑造得立体),我不知她们的生平,她们经历过的故事,也不知她们的深层性格,我根本不了解她们。

我深爱的也许不是这些女主角本身,而是我在透过那些男孩的眼睛去注视她们。我看到了那些男孩眼睛里投射在那些女孩身上的一往情深,在她们身上拥有这世界上最耀眼的爱意。江南一定如他笔下的男孩一样深爱着这些女孩,才会用最温柔的笔触,饱蘸深情地勾勒她们的模样。羽然白得近乎透明的双足在姬野的心尖上舞蹈,阿苏勒一生心甘情愿绑在眼前遮去光亮的是她淡金色的发梢,诺诺深红色的头发是恺撒心头燃烧的火焰,也是路明非眼底的光芒。

虽然她们像神像一样遥不可及,我也愿意和这些男孩一同仰望。

(一想到我的内心深处可能拥有和江南一样的直男审美,我就要窒息了。)

我的《小白杨》终结

OK,我终于开始写了这篇难产八百年的文评。与其叫文评,不如说是疯狂辱骂俞风城一百零八式以及打爆俞风城猪头分步讲解。写完它,也许我终于可以放下对这个故事的执念。

 

《小白杨》这篇文有毒,剧毒。看这篇文也有几年了,没有一篇文能让我一边想起来就气到心梗一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每天搜索俞风城的名字再被气到心梗直到如今的。

 

一篇小说,在作者创作的过程中,人物会渐渐有其灵魂的。作者想表达一个意思,但写出来的可能是另一个意思。文章前后符不符合逻辑,符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一个能做出前文的事的角色究竟能不能做出后文的事,作者说了不算,只有文章自己才能说了算。为什么说小白杨后期强行洗白,OOC,故事链断层,整段垮掉,就是因为一个做出前文里那些事的俞风城根本不应该怀有后期的那种感情,也没道理做出后来挽回的那些事。因为感情衔接不上,所以导致情节突兀,是为“强行”洗白。

 

不是读者意难平或者受控,才希望BE。而是BE 才应该是这篇文章理所当然的走向。

 

俞风城究竟爱不爱小舅,原文里是有相关描述的。

 

“俞风城伸了个懒腰,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得意地说:“我舅舅帅吧。军人就该是他那样的,而不是你这样的。”俞风城轻佻地拎了拎他的领子,“你这种人来当兵,就是笑话。””

 

 

““嗯。”简隋英轻笑一声,“说起来,我小时候还追过他。”

  俞风城方向盘没握稳,车身猛地一晃,差点儿撞到路沿,他赶紧稳住了方向,但车上人都跟着狠狠闪了一下。

  简隋英从后视镜淡笑着看了他一眼,“很惊讶吗?他当然没同意了,还跟我打了一架,后来我们就成兄弟了。”

  俞风城没说话,表情僵硬,眼神也有些暗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燕少榛笑道:“副队,你喜欢什么样儿的?我把我妹妹介绍给你?”

  霍乔挤眉弄眼的,“你妹妹有照片吗?”

  俞风城白了燕少榛一眼,“你妹妹长得像你有什么好的,你那面相一看就花心。” 

  燕少榛瞪起眼睛,“呦,你什么时候也信面相了?真要说面相,你那面相绝对是天生刻薄寡情的。”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你又从哪儿看出来的?”

  眼看俩人又要掐起来,霍乔抓起雪团王他们脸上扔去,“吵什么吵,改天给我看看相片儿,我自己判断面相。”

  俞风城皱起眉,“小舅,你要干嘛?”

  虽然雪豹大队的都知道俞风城和霍乔的关系,但是这是第一次俞风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叫霍乔‘小舅’,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反应,白新羽却是一愣,俞风城是很不屑于攀关系的,所以自己有什么背景从不声张,现在居然当众叫霍乔‘小舅’,给白新羽一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俞风城自觉一下属的身份质问不了霍乔,所以要换上侄子的身份。难道就因为讨厌燕少榛吗?”

 

 

其实俞风城对霍乔的感情已经很清晰明了了,他的眼睛永远追随者一个人;他的脚印都一步不落地踩在那个人走过的路上,为此他放弃了优渥舒适的少爷生活,放弃了军校名额,他挑战了一切不可能;他对一切可能成为那个人伴侣的人都充满敌意,无论男女;如果这不是喜欢,又会是什么?俞风城亲口说过,他对霍乔的感情模糊过,他模糊的是什么?他模糊的并不是他这份感情究竟是亲情还是爱情,而是他究竟该不该怀有这份感情。

 

如果霍乔不是他舅舅,他还会在原地质疑自己究竟是喜欢霍乔还是崇拜霍乔吗?不管这感情成分究竟是什么,对一个人有着这样的冲动和向往,俞风城都会不顾一切地去试试。让俞风城“认清”自己感情的真的是白新羽的出现吗?不,阻止俞风城迈出最后一步的永远是霍乔“舅舅”的身份,无关其他。

 

俞风城在挽回白新羽的时候说过,自己从来不想亲霍乔抱霍乔,他只想对白新羽做这种事。我们不去质疑这句话究竟有几分真诚,姑且算是发自肺腑,可是想亲亲抱抱一个人对俞风城来说难道是一种很稀有的感觉吗?难道他俞少不是从小就阅人无数,被他上过的就没有不想着他的吗?难道俞风城在最开始真情实感看不起白新羽的时候不是依然可以亲他抱他骚扰他吗?这种感觉又能说明什么呢?唯独对霍乔的那种近乎信仰地追随,为此可以忽略周遭一切的感情,是他的独一份,是他从未给过别人的感情,白新羽也没感受过。

 

其实心里有了这么一个人,是信仰,是光,是偶像又是至亲,是今生唯一的奋斗目标,那对他的这份感情究竟是不是“喜欢”,又重要吗。俞风城向来意志坚定目标明确,但凡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俞风城都会像狗咬骨头一样,咬紧霍乔不放。白新羽的出现究竟是让俞风城看清自己的感情,还是解救俞风城于“乱伦边缘”的水火?

 

其实有一个白月光也不是什么错事。如果仅仅到现在为止,俞风城还是一个执着坚韧专情的好少年,直到白新羽的出现。我们说此时的俞风城依然处于对自己舅舅怀有不恰当感情的纠结当中,那他对这种感情的态度有应两种假设,一种是他希望这种感情是喜欢,并可以让自己下定决心去冲破世俗的界限,去追求霍乔;另一种是他不希望自己的感情是喜欢,并且希望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否决、抑制住自己的感情。如果是第一种,那俞风城对白新羽毫无疑问是个板上钉钉的大渣男,所以我们姑且算他是第二种。如果俞风城希望有什么事可以让他从这份感情中摆脱出来,那白新羽的出现对他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

 

所以我一直很疑惑于俞风城的“看不清”,不是他看不清对霍乔的感情,而是他看不清对白新羽的感情。邵群和宋居寒的看不清,都不是对李程秀和何故本人的,而是对自己会动真感情表示不相信。他们是真情实感地认为玩什么都不玩感情,那玩意可笑又麻烦,都是实实在在的享乐主义和实用主义,他们也从来没有真的喜欢过谁。而他们身上现实的枷锁也很沉重,所以没人真的想和男人过一辈子。所以哪怕李程秀和何故出现,他们产生了这样一种对他们来说很新奇的感情,他们也不会当真。他们两人的毛病是正常感情的缺失,没爱过人,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不会爱人。

 

可俞风城不一样。他很小就出了柜,家里对他打骂无果后只能纵容,可以说对未来伴侣的选择可以随心所欲;他对霍乔长时间怀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想必他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反复咀嚼、分析、确定了这种感情,他知道喜欢一个人、追随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他极其认真地对待过一个人,他会爱,他也懂爱,他并不是单纯无辜,他不存在喜欢一个人却不自知、不知这是心动的问题,如果他心动了,他会知道。

 

俞风城虽然年纪小,但他并不傻,相反他头脑清醒,比同龄人早熟,并且行动力强,目标明确,这一直都是他吸引人的地方。他没有任何理由看不清他对白新羽的感情。设想俞风城正处在对舅舅感情不明的纠结中,他很希望这份感情不是喜欢,那么这时白新羽出现了,他虽然开始瞧不起白新羽,却依然不由自主地被吸引,想和他亲近;被他一点一滴的进步所惊艳;情不自禁地想保护他,把他划入自己的领地;看他和别人亲近会吃醋,会占有欲爆棚;甚至一路扶持他,帮助他,保护他,为他出头,和他携手一步步走过雪豹大队的选拔,最终一起成为雪豹大队的一员,每天同吃同住,当两人独处时眼里只有他;甚至其实已经确定了关系,白新羽醒来时期期艾艾地问:“你说咱们俩这样……算不算谈恋爱啊?”俞风城轻声说,是,当然是。

 

当俞风城的生命中有这样一个人出现,他的时间和思绪都被这个人渐渐占领,他毫无疑问地被他吸引,这个人终于可以让他从那份折磨他已久的感情中解脱出来,而他也没有现实因素的羁绊,能和白新羽好好谈恋爱简直是人生中最惊喜,最有利的事。

 

那么在这种全面有利的情况下,俞风城为什么还会“看不清”??他究竟是没来得及看清,还是没法看清,还是根本不想看清??

 

《小白杨》后面用了大量其他人视角包括俞风城视角帮俞风城洗白,讲述了一些很扯淡的事。比如俞风城自己说,他在小黑屋里是靠想白新羽才撑过来的。这句话看得我非常想笑。如果白新羽已经在他心中重要到了这种程度,他们在一起的这些日日夜夜,究竟是什么神奇的力量在阻止他哪怕去思考一下白新羽对他来说算什么?他在小黑屋里关着的那些天能不能想想?他每天和白新羽躺在同一张单人床上的时候能不能想想?他在不小心和白新羽聊到未来养房养车靠什么过活以后陷入尴尬的那个短暂瞬间能不能想想?而且白新羽尴尬是因为他不知如何出柜,也不知他们俩的关系究竟算什么,那俞风城尴尬什么?如果他真想和小白在一起,他们家有人不是喜大普奔的吗?

 

这么多时间节点,这么多刻骨铭心的事,每一个都可以提醒俞风城,去想想他对白新羽究竟怀有什么感情,去想想两人的关系。他为什么到最后也没去想?为什么小白问出口以后,他都能回答一句“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大爷。就是因为霍乔。

 

他不想去厘清他对霍乔的感情,可以理解为人面对一件棘手又不是需要立刻解决的事的时候都会习惯性地拖延。可只要他稍微想想他和白新羽的关系,只要他一旦发现自己可以喜欢白新羽,他的世界就是一片海阔天空,他人生中的所有烦恼和纠结都可以消失不见。那他为什么不肯去厘清自己对白新羽的感情?

 

就是因为他即使被自己对舅舅不可言说的感情折磨得要死,他也不舍得放下。他一旦承认了自己对白新羽的感情,就正式失去了再以现在的姿态追逐霍乔的资格,他就要正式告别过去那个迷恋霍乔的自己。在他不算长的人生里,霍乔一直是他信仰,是他的光,追逐他热爱他跟随他的脚步和他站在同一片战场是他人生中唯一的追求,恐怕曾经的俞风城从未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会被另一个人吸引,会承认自己也会迷恋其他的光。

 

难道要就此放手吗?再坚持一下吧。俞风城就是这样不舍霍乔的吧。

 

这不是喜欢这是什么啊!

 

白新羽是什么。是记忆里那个捉弄自己的混小子,是把部队当托儿所的关系户,是扶不上墙专会拖后腿的烂泥,是只会哭哭啼啼不像男人的小娘们。是,他成长了,他变得耀眼,变的惊艳,他是一个奇迹,他毫无争议地吸引到俞风城的部分目光,但这足够吗?就是他,白新羽,将要取代霍乔在自己心里的位置?自己会允许吗?

 

之前说过,俞风城不是傻子,头脑清楚,他也懂感情懂爱,他能分析得清楚什么是爱。他一边感性上不受控制地被白新羽吸引,陷入到这段感情中,一边理性上清楚地抗拒承认自己的动心,审视着白新羽的资格,垂死挣扎地维护霍乔的地位。

 

“我小舅是保家卫国的军人,为了守卫这片疆土,不知道流过多少血汗,你哥?不过是个风流市侩的商人,有什么可比的?你把简隋英当目标,结果你成他了吗?你除了学了一身游手好闲的本领,还学什么了?如果你不来部队,你一辈子也就是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是部队改造了你,不是你那个哥。你看看自己,再看看我,你还觉得你哥能跟我小舅相提并论吗?”

 

这是俞风城和白新羽经历了那么多那么久以后,依然能脱口而出的话,那他口口声声说的喜欢,谁又敢相信呢?

 

俞风城对白新羽的“看不清”,对霍乔的“不知道”,都是都恰恰是因为他理性上很清楚明白自己的感情。说到底,他还是能把感情分出主次,分出三六九等。和霍乔没冲突的时候,他可以尽情扮演一个好男友,为小白出头,和小白甜甜蜜蜜;一旦和霍乔发生冲突,对不起,他的选择永远是霍乔。

 

那之前再甜又有什么用呢?再甜的糖,在这种大条件下,都是刀子啊。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说雪山上的事。

 

雪山上的情况,理想状态下作者是想创造出一个霍乔的伤势威胁生命,小白的伤势并不致死,而在所有健康的人里又只有俞风城有能力将霍乔及时送医,并且大家都对当前的状况很清楚的情境。我们不去评判作者对这一情境的塑造是否到位,就假设情况果真如此。其实这个选择,包括后来在非洲时的选择,对俞风城来说都不是很公平。他选择谁其实都无可厚非,因为他必须做出一种选择,而无论选了谁都会造成对另一方的伤害。他的选择并不能直接说明他心里认为这个人更重要。

 

我们虽然可以说俞风城客观上的选择没有问题,救亲人,救上级,都有道理。但我们谁也不能保证俞风城当时的心理和表面的选择一样客观。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救的霍乔。可以说这个绝境既把俞风城逼上了绝路,也一定程度上救了俞风城。我们把条件稍微变一变,假设霍乔的伤也不那么严重,至少没有生命危险,那俞风城会救谁呢?

 

有谁敢拍着胸脯保证,俞风城会救白新羽?

 

我不敢。我敢打包票,他会救霍乔。

 

俞风城可以为了进雪豹在最后关头抛下白新羽,他可以刚和白新羽卿卿我我之后看都不看他一眼地抛下他立刻去照顾发烧的小舅,他可以为了维护小舅冲白新羽挥拳头。

 

那再一次选择,俞风城能拿出什么证据,说自己会选择白新羽?

 

当没有了霍乔有生命危险这块免死金牌,俞风城又能靠什么洗白?

 

俞风城和白新羽这段感情真的不对等。俞风城从头到尾,从和白新羽好,到追回白新羽,都不过是仗着自己脸皮厚,和白新羽对他的爱。俞风城自己拿不出一点证据,一点依仗,能让自己理直气壮地说,看,我是爱你的。

 

所以俞风城也知道心虚,只会说,你在我心里,一样是没人能取代的。

 

白新羽多爱俞风城啊。这是我见过的最纯粹,最投入,最执着,最炽热的感情。他强迫自己飞速成长,他不再甘于平庸,开始用俞风城的规则塑造自己;他眼睛永远追逐着俞风城,强迫自己跟上他的脚步,俞风城嘲笑他也好,阻止他也好,都没能让他放弃;他一路追着俞风城从炊事班到三连,从三连到雪豹大队,披荆斩棘,步伐坚定,他甚至在俞风城那句天杀的“我不知道”以后,还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丢出去给俞风城挡子弹,而且回想起来他一点都不后悔。他拥有的他没有的他都拿来献祭给这段感情,他才可以理直气壮,无愧于心地说,看,这才叫爱过。

 

这段话是不是似曾相识?俞风城也是这样追随霍乔的。我们用白新羽的追逐印证他的深情,又怎样否认俞风城对霍乔的感情?

 

“你心里清楚,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起的,你进雪豹大队,是追随副队进去的,你跟我一起走过的那段路,不过恰巧是你追随他必经的一段路,跟我有什么关系?这里面其实从头到尾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刚好出现在了路上,你觉得好玩儿就带我走一走,但你不会为了我偏离方向,因为我想怎么走,走得快慢,跟不跟得上,根本不在你的考虑里,这样你还能说我们是一路的?俞风城,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跟着你走罢了,参加选拔也好,进雪豹大队也好,一开始,都是我想跟着你才走进去的,所以从来不存在我们一起走这种说法。”

 

其实所有的话,用这段原文就都能说尽了。是,俞风城在白新羽成长的道路上起了一些作用。但绝大部分作用是作为一个偶像一个目标起到的鞭策作用,俞风城的实打实的帮助其实少之又少。在新兵连的时候,俞风城可以说是对白新羽轻视厌恶到了极点,白新羽日子艰难的原因百分之八十都是来自于他的欺辱,真正帮助白新羽的是不放弃他的班长,是友善对待他的冯东元和钱亮。在炊事班的时候,俞风城依然瞧不起他,捉弄他,是白新羽自己坚持训练,哪怕天寒地冻也偷偷学射击,才惊艳了俞风城,也给自己争取到回三连的机会。在三连,也是他自己疯狂训练,慢慢从中下游爬到拔尖。这段漫长的锤炼持续时间大概有一年多,但在文中却一个自然段带过,以至于很多人只记得雪豹选拔那两个月俞风城对白新羽的提拔,却忽略了白新羽真正的质变来源于他自己。

 

白新羽真正的质变是从炊事班到三连,这是他整个人生的重塑,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他的人生观,价值观,生活态度,人生目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也是最艰难的一段转变,相比而言,从三连通向雪豹大队是将优秀走到极致,这个难度远没有从烂泥走向优秀来得艰难。如果白新羽停留在三连,而不曾加入雪豹,那三连也就是少了一段传奇的谈资,白新羽依然是个优秀的好兵,退伍后依然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个成功的人。他的全部转变,都在他加入雪豹之前完成,而这一切的功劳,都应该归于他自己。

 

他真的有资格说,“我的成长是我自己的事,你赶紧醒一醒吧!”

 

俞风城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筹码来追回白新羽呢?他的感情不够纯粹,甚至都不够浓烈;他的前科又那么多,一件有利的证据都没有。其实按照前文的铺垫,俞风城给白新羽造成的伤害足够巨大,让他追回白新羽的难度系数直线增加;而他自己又看不出来对白新羽有那么强烈的感情以至于非要追回白新羽,他们俩简直没有HE的可能和必要。

 

所以为了HE,俞风城只好全家齐上阵,把一切现实因素抹平;他又拿不出什么证明自己把白新羽放在第一位的证据,只好车轱辘般的重复“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副队”,也依然没什么说服力;白新羽的质问他一句也答不上,白新羽的顾虑他一个也消除不了,只好顾左右而言他。俞风城怕燕少榛挖墙脚,提前从雪豹大队回来,这是他做的唯一一件为白新羽改变自己前进方向的事,可这件事却恰恰否定了他军人的理想,也坐实了他是为了霍乔而进雪豹的事实。

 

他当初为了进入雪豹,偷偷藏了一颗子弹并牺牲了队友,到最后一刻又放弃了小白。如果说他是为了军人的理想,坚信自己身上有特种兵的使命,舍我其谁,那他的这些做法可以说是为了梦想有孤注一掷的决心和信念,是个合格的军人。可他为了追求白新羽,说退就退,那他军人的理想呢?他迷人的点呢?他可以为白新羽退出雪豹,那他难道不是为了霍乔才进入雪豹吗?他为了加入雪豹而放弃的白新羽,不恰恰是为了霍乔而放弃的吗?

 

很有意思的一点,小白杨广播剧完结FT里,编剧说剧本最后两人和好的契机是白新羽看着俞风城在军校开学的演讲,心里想着这么优秀的男人,这么喜欢他,怎么就不能和他重新开始。第七期ED 歌名叫放不下,放不下就别放了吧,说的还是白新羽。

 

所以到最后,依然是白新羽对自己的妥协,因为放不下,因为太爱了,所以和好吧。可最开始他们俩分手难道是因为白新羽不爱吗?难道是因为俞风城不够优秀吗?不正是因为白新羽太爱了,才不能接受俞风城心里有个霍乔,不能接受自己不是俞风城的最爱吗?

 

直到最后,有谁想出如何打消白新羽这个疑虑了吗?有谁想办法证明了俞风城最爱的是白新羽,心里没有霍乔了吗?没有。所有人对于他们俩和好的理由都是,小白,你这么爱他,他又愿意和你在一起,你还纠结什么呢,算了吧。

 

这真的是史上最憋屈的HE,白新羽完全被整个大环境推着走,他不是不想忘了俞风城,但他需要时间,而俞风城却不肯给他一个清静;他也不是不想作出理智有利的人生抉择,可是他的朋友、家人,都一步步被俞风城攻略,最后小白稀里糊涂的就接受了这样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偏偏小白真正的顾虑,真正分手的原因不能和任何人讲,有苦说不出,没人倾诉,没人出主意,连燕少榛这个情敌都莫名其妙的被安排来助攻,说些俞风城是用男人的眼神看他的话。可一开始俞风城就是用男人的眼神看他的啊,不光看他,还想上他呢,这有什么用吗?

 

我就想知道,如果亲爱的小班长知道他们俩分手的原因是什么,他还会劝他们和好吗?如果白新羽的妈妈知道俞风城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她还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和他在一起吗?如果俞风城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这样对待为他挡枪的白新羽的,他们还会拼命撮合他俩吗?

 

白新羽遭受了巨大感情创伤的情况下,本来就需要时间恢复,结果俞风城阴魂不散,周围亲友又不明事理地来干扰他的判断,最后小白像被所有人推到俞风城面前,对他说,放不下就别放了吧。这算什么呢?这显得白新羽的一腔热血凉透后一刀两断的决心像个笑话。

 

算了,就这样吧。就假装自己真的想通了,也假装自己真的相信俞风城的承诺。

 

至于心里有没有真的通透,只有自己知道。

 

 

 

这个故事真的永远让我意难平,因为到最后也只有一个稀里糊涂的HE,和一个永远不会被医好的心病。可我太爱这个故事,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因为白新羽和俞风城,真的太般配,站在一起就知道是一对。我太爱白新羽,他太勇敢,太深情,太纯粹,他敢踩着自己腐烂的血肉和骨骼去追逐光,却不知他自己就是一个燃烧的太阳。

 

我也爱俞风城。虽然每次想起他都咬牙切齿,可我依然爱他。后来我想明白了,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确迷人,更是因为我永远在透过白新羽的视角去注视他。俞风城最迷人,最完美的样子,永远是在白新羽眼睛里的样子。白新羽甚至见不得俞风城摔倒,见不得他有一点点狼狈。

 

透过这样一双盛满倾慕的眼,谁会不爱上眼里的人?


江南老贼疯了吧?是疯了吧?是疯了吧???
我就知道不能给这厮一丝丝信任!早八百年就应该看清这人心思不在写作上了!
他现在仅剩一点点天分为他缺席的灵魂苦苦支撑,我不知道这样写出的文字有什么期待的必要,你还能将它看做是同一部作品吗?
如果我是你,我就封笔。你消费的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一个故事,你消费的是自己曾经的心血。如果你都不心疼,那我也无话可说。

江南,不掺水分地说,我是你十几年的读者了。在我经历过的不算长的人生中,我坚持的最久的一件事之一就是阅读你写的文字。我说话没有分量,甚至激不起一丝水花,但至少我很诚恳。我不是盲目追捧你的读者,我也不是知晓你和同僚分道扬镳的内幕后弃你而去的读者,我只是一个实实在在期待你写下的每一个字的读者。

我不去提及你至今未填的坑,也不去讨论你百般催促下如同恩典一般填坑的态度,同样不去评价你越来越离谱没有一点点铺垫的设定,只谈谈你对写作的热情。我们曾经都感受过你的热情。那是没日没夜在寥寥无几的论坛上讨论故事设定的日子,那是为了一个缥缈的梦想义无反顾放弃象牙塔回国创业的日子,那是漂在北京蓬头垢面地写一夜稿子后出门吃盘饺子回家接着写的日子。这样的日子里你写出的是此间的少年,是缥缈录。后来你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坐在高档写字楼里,但你的热情依然没有退却。这样的日子里你写出的是龙族,是上海堡垒。

都说你的故事换汤不换药,都是在不同背景下讲着同一个人生,不过这没有关系,你有足够的天赋支撑华丽的外壳,也有足够的吸引人的内核。当你想创作的时候,没有人能拦住你,纵然是一个个重复的故事,你也坚持井喷似的产出,你不厌其烦的把你想要讲述的内核精神融入不同的故事,灌输给我们。

而现在呢?谁都能看出你不想写。因为你已经彻底的和过去的时光告别了。你不再是个裹着精致衣裳的自卑少年,你已经从里到外都蜕变。你从头到尾只兜售过一个故事,而你现在已经对这个故事彻底陌生。当内核没有了,你还要写,那该如何?只能提笔绕着外围打转,修改设定,增加时髦值,做些不知所谓的装修工作,你可知大厦将倾?谁要看你的龙族世界里有几条龙,谁又是谁的继承谁的后代,诺诺混了几国血为什么是红头发,我们只想知道路明非能不能冲破心魔扼住命运的喉咙,只想知道恺撒在家族和世界的倾轧下能不能依然有纯粹的信仰和白纸一样的坚守。谁又在乎你的九州地图上一片土地叫青州还是宁州,天上的美人是青丝还是白发,我们只想看阿苏勒一生未尽的执念,羽然心里的秘密,和姬野井底的鬼魅。

你自己说,你离这些,究竟有多远?

我很讨厌作者不写完自己的故事。但是对于你,我真的希望,你就此打住。找不回曾经的自己,就别再碰曾经的故事。至少让故事本身还保持着曾经的样子。很悲哀的一件事,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庆幸你大概不会去完结缥缈录。

因为你的文字而来,也因为你的文字离开。至少,我做了一个纯粹的读者。

我成天胡思乱想,某天戚时安带霍学川外出吃饭被偷拍,第二天兔区,豆瓣,各类微博营销号纷纷深度扒皮:“惊!金融大佬疑似包养当红小生,霍学川背景终于浮出水面?”

我简直有病。

王喻沙雕小段子,应该没人写过吧!

——————————————————————

蓝雨聚会,喝酒打牌,众人一起舔了一瓶rio以后都醉了。

宋晓黄少瀚文李远接连逃牌走人,最后剩下郑轩文州对峙。

郑轩:"一个二,最后一张!"

喻文州:"……"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手里的一对A:"……老郑你有个二我刚才跑的时候你不管我原来在这等着呢就为了堵队长呢吧没看出来啊你浓眉大眼的心也这么脏呢——"

喻文州:"少天,比赛还没有结束。"

于是众人眼睁睁看着喻文州掏出钱包,抽出了里面王杰希的照片,甩到桌子上——

"大王!"

你永远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无论你身披什么样的队服。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