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谦谦结

如果再见还能红着脸

课间刷到出很想要的本,犹豫了一下想着下课就联系卖家,结果五分钟以后就没了😭😭😭😭😭

餐厅的阿姨看着两个小哥: you guys are room together or just class together?

小哥:room together too

阿姨捂胸口:oh~~how nice~~

腐女之魂是不分年龄的

我这个人就是娇气,能忍受精神上的痛苦,但受不了一丁点肉体上的痛苦。

留学也好读博也好,没觉得累也没觉得难,自己一个人不觉得孤单不觉得想家,也不觉得异地恋很苦,有时候还能享受这种感觉,保持乐观从来不丧。

但我看到一只大蟑螂就整宿哭得睡不着觉,走夜路要大哭,手划个小伤口要大哭,太热了被晒到要大哭,和朋友看个恐怖片要大哭,怕疼怕黑怕热怕冷怕虫子怕各种难看的生物,委屈委屈超委屈,觉得全世界都欺负我。

我不想快26了还这么娇气,和室友一对比像个小孩,但是在这些事上我从没有长进过,也不想克服恐惧。我知道自己有坚强勇敢的一面,并且很为之自豪,那我也有权利拥有胆小的一面。

只是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总是会遇到纵容我胆小的人,让我仍旧可以肆无忌惮地保持拥有娇气特质的权利。

其实这些所谓与生俱来不能克服的特质,都是奢侈品,能负担得起是因为身后有依靠。

这一年来我坚持不懈每天巡逻安知我意相关关键词,已经熟练掌握了微博用户有多意难平,超人回来了李时安宝宝撩遍南韩爱豆圈,聚*拢型文*胸如何让70a不再平,以及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等重度矫情网红情话。

考试过了!!!!

接下来只要担心顺利毕业和保护好每一根头发😓

远渡重洋的王喻夫夫军团终于团圆了!!!

中间的孤零零的老王明年二月就有伴了( ﹡ˆoˆ﹡ )

我们在一起九年,能和他说"明天见"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今天算一次。

明天见。

我想要什么?

我想要白新羽依然拥有爱上别人的能力,

我想要他彻彻底底为自己而活,

我想要他未来的一切快乐一切希望不是由另一个人的存在才得以实现,

我想要他的选择不再是出于妥协,

我想要他得到的都足够干净,纯粹,热烈,

我想要他拥有一段没有第三个人的爱情,一条由自己决定方向的路,一个他是男主角的人生。

不会实现。

这是我永远的意难平。

all向文最怕的是作者本身对几个cp的感情不平衡,偏爱太明显。ooc都是小问题,最意难平的是看着别家如天神降临金手指大开得完全没有理由,自家却被设置层层阻碍一路奔向死胡同。而这种情节发展的原因并不是cp本身带有的特点,完全是由作者本人喜好而导致的。读者的不舒服也并不是因为自己偏向的cp没有HE,而是感觉到从一开始这个cp在文章里存在的意义就是炮灰,用来衬托作者真正想写的cp,有一种被很廉价的利用的感觉。

其实不管是打tag不合理,还是梗触到雷点,无论我看完再怎么气,我也不会在评论下撕逼。但是偷偷说一句,预警里既然说了all向,你也知道自己是个all向文,一边打着单cp的tag,吸引单cp的读者,一边在引起单cp读者不适以后拒绝被批评,说all向预警了不服别看,这不是双标是什么。

其实不管萌两个人的cp也好,萌all向也好,一碗水端平很难做到,但至少要直面自己的内心。如果对一个cp真的没有爱,就不要写它不好吗?随手拿了别人的真爱来给你做炮灰,ooc出天际,还拿到这家真爱粉面前看,看完了还不许有意见,真的不太讲理吧。

总是有人说如果没有爱何苦写同人文,这种创作本质就是为爱发电,不可能有人创作的出发点是侮辱角色。但是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就是作者对cp中两人的感情不平等,或者对多对儿cp之间的喜好不平等。作者对其中一个人或者一对cp的爱就很可能导致他在写其他人时目的并不单纯,使其他角色沦为功能性人物,存在的意义就是服务他人。all向的文并不全是这种,很多都尽量能做到平衡,那单cp粉看文章之前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有没有发生,只有点进去看了才知道,看过以后对文章产生不满也再正常不过,这时候再说打了all向预警不爱看别看,完全不占理。

我这个人什么雷点都没有,对各种梗接受程度特别高,还没有cp洁癖,什么cp都能吃,all向也爱。可我唯独不能接受有其中一个角色或者一对cp,被对他们没有感情的作者随意拿来用,用完就扔。

他们是纸片人,但他们不是为你服务,供你yy的纸片。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在图书馆里发现了一本辞海一样厚的书,精装硬皮,名字叫《左战军的传奇人生》。我想军哥都有人为他出书立传,那我们小花怎么会没有姓名。

于是这一晚上我就在一页一页翻这本厚书中度过。书里面详细讲述了和军哥有渊源的人和事,文字图片一应俱全。

我找了一晚,也没有找到关于徐知着的只言片语。一个字也没有。

徐知着这个名字就这样销声匿迹,英雄的传说消失在缅甸的丛林,虎爪松开了喉咙,是乌合之众的狂欢。

而英雄的勋章不在传说里,不在书本里,不在陈列室,而是撒在了长江里,随风而去。

幸好,它还在一个人的心里。以另一种形式,存活,生长。

欣欣向荣。